安陽華鑫冶金耐材有限公司

活動資訊

主要生產:鐵合金、耐火材料、煉鋼脫氧劑、鑄造材料、金屬硅、硅鈣線等產品

鐵合金產品 耐火材料產品 煉鋼脫氧劑產品 鑄造材料產品 金屬硅 硅鈣線

年中將至,鋼鐵行業去產能不樂觀

時間:2020-05-19 瀏覽:2163次

年中將至,鋼鐵行業去產能不樂觀

去產能,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環節、國企改革的突破口,一直以來都受到國務院高度關注。

今年年初,李克強總理就把2016年考察的站放到了山西太原,了解這個資源大省煤炭與鋼鐵行業的產能情況,探討如何將去產能之后給社會、金融帶來的影響小化。

幾位政治局常委分別對黑龍江、湖北、海南等省進行實地調研。其中,李克強總理在武漢考察行程中“留步”武鋼。

為何選擇武鋼?

地處江城東郊、長江南岸的武鋼,是新中國成立后興建的特大型鋼鐵企業。武鋼的歷史像一個放大鏡,把中國鋼鐵行業的起起伏伏反映得。

2004年年底,武鋼的鋼鐵產能不足900萬噸,但通過2005年到2006年的三次兼并,年產能一舉升至3000萬噸。2007年,借力全球經濟以及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鋼廠四處開花,武鋼凈利潤也達到65.19億元的盈利。2008年,鋼鐵行業發展迎來分水嶺,利潤從2007年的7.26%一度跌至零,大批民營鋼廠關停、國營鋼企并購擴張和行業洗牌不斷涌現。而武鋼的累計產量也在這一年里達到2億噸。

產量易上難下,這為武鋼的身陷困境埋下了伏筆。去年三季度,武鋼進入全面虧損狀態,每月虧損額達到5億元。2015年,武鋼股份凈虧損75.15億元,較預虧增加約10%,并列入虧損榜首位。

“對于武鋼而言,大勢之下難逆流”。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部長徐洪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武鋼是經濟結構轉型大背景下的一個典型代表,經濟增速下行,行業低迷,價格震蕩下跌,去產能任務加重。改革,面臨著多條線路的重整。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鋼協會員鋼鐵企業實現銷售收入2.89萬億元,同比下降19%;虧損645億元,上年為盈利226億元,虧損面超過一半。

“保人不保企”

和大部分國企一樣,武鋼從去年下半年拉開去產能的序幕。

今年3月,武鋼董事長馬國強首度對媒體公開表示,武鋼員工數量將從8萬人減至3萬人。時值全國兩 會期間,這一消息格外引人關注。

人多、債多,是武鋼當前面臨的一大難題,是去產能首當其沖的問題,更是中國經濟結構性調整之下不得不跨越的障礙。

此前,國資委確定將用3年時間處置央企子公司中的345戶大中型“僵尸企業”,大量職工轉崗安置問題被提上議程。據了解,5月底調研中,除了李克強總理之外,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等到黑龍江、江西調研時,均專門看望國企職工。

政策對人員安置問題堅決且明確?!皺嗤耸俊痹诮邮懿稍L時表示,去產能要處置“僵尸企業”,該“斷奶”的就“斷奶”,該斷貸的就斷貸,堅決拔掉“輸液管”和“呼吸機”。為此,“權威人士”強調,“保人不保企”,把人員的安置作為處置“僵尸企業”、化解過剩產能的重中之重。

今年2月,國務院公布《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指出將在近年來淘汰落后鋼鐵產能的基礎上,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再壓減粗鋼產能1億噸至1.5億噸。同時,設立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對于去產能過程中的人員分流安置給予獎補。而財政部已安排1000億元獎補資金支持化解過剩產能,用于職工分流安置,市場正在等待分配方案。

另外,4月上旬,人社部、發改委、工信部等七部委聯合出臺《關于在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過程中做好職工安置工作的意見》,對企業員工內退及生活費保險問題做出闡述。

武鋼的去產能工作也在上述框架下執行。武鋼集團外宣部主任孫勁表示,員工安置方面,內退后,除了武鋼繼續為其繳納“四險一金”外,每月可獲得約2300元生活保障金,其中武鋼支付1550元、政府支付750元。政府支付根據距退休所剩時間一次性付清。孫勁稱,武鋼采取的是“一廠一策、一人一策”,按照不同廠的實際效益和不同職工的工齡,保障金額不完全相同,總體在1500元到2500元之間。

誰來背債?

針對產能過剩國企普遍面臨的“債多”問題,李克強總理在考察中要求發改委專門派人到武鋼具體研究,商量采用什么方式降低杠桿率,讓債務能夠有所緩解,降低企業財務成本。

值得關注的是,“加大金融支持”被寫進《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中,被給予希望成為破題的一道“秘訣”。

例如,外部提出了技術升級改造的思路。不過,徐洪才認為,創新不可避免需要資金的投入,但現實的情況是,銀行在舊的債務還存有風險時,是否能夠放心投入還很難說。一位商業銀行投行人士則向記者表示,不少國企此前采用的是信用貸款,在目前變數較多的情況下,的確可以利用土地做抵押來盤活資產,但變現存在障礙,風險較大。

銀行在去產能過程中的確承擔著巨大的壓力。今年4月,中鐵物資發布公告申請相關債務融資工具暫停交易;曾躋身世界500強的渤鋼集團將其通過全資子公司持有的優質資產天津鋼管的股份予以轉讓。

上述商業銀行投行人士透露,國企債務出現問題后,國資委希望銀行對企業提供免息、展期或貸款方面的支持,但銀行也希望國資委能進行增資等支持,共同克服困難,二者之間一直都在博弈。

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表示,對銀行來說,面對正在去產能的企業,需要保持協同一致,在保證企業生存的基礎上逐步縮貸,規避連鎖反應?!氨苊鈧€別或部分銀行抽貸,引發企業流動性問題。另外,也要避免個別或部分銀行將企業列入不良名單。由于征信共享,此舉將會導致其他銀行無法新發放貸款或者續貸?!痹谒磥?,后者斷絕了企業向銀行融資的可能,會導致互保的客戶擔保鏈斷裂?!叭ギa能過程中如果把金融支持的‘梯子’抽掉,結果必然是滿地狼藉?!彼ㄗh,監管部門、銀行業協會、地方政府應當推動銀行“齊步走”,繼而幫助國企盤活土地等固定資產?!般y行內部考核壓力也需要去緩解?!?/p>

不過,徐洪才也提出了自己的質疑:“上一輪通過政府買單、銀行不良貸款核銷解決了很多問題,現如今還有什么更多工具可用?”

“一邊去產能,一邊增產量”

產能過剩困擾著企業,也給經濟轉型擺了一道不好跨越的障礙。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元春表示,產能過剩令市場供需失衡、產品價格持續回落,整個行業利潤難以保證,好企業的效益和創新能力受到很大制約,終影響整個行業競爭力的提升。效率低、負債高的企業占用了大量信貸資源,形成“吸金黑洞”,導致效率高、負債率低的企業得不到應有的金融支持。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難以有效緩解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不過,即便政策“心有余”,整個環境卻經常給外界以“力不足”的感覺。地方政府對資源型企業的依賴、互保鏈條錯綜復雜、人員安置難度大,均束縛了減產的手腳。

“一邊去產能,一邊增產量”的怪圈還在持續。數據顯示,今年3月、4月鋼鐵產量連續增長,去產能和復產潮同時呈現在公眾面前。

4月期貨市場大宗商品的大幅反彈,給鋼鐵等行業帶來了所謂的“需求”,期貨市場直接帶動現貨市場。據悉,不少鋼材出廠價一度漲至每噸3000元以上。受此影響,鋼鐵企業出現復產潮。

機構數據顯示,5月第三周,統計內的242家鋼企高爐容積開工率為88.84%,該數值今年以來一直處于環比上升態勢。與此相符的是,粗鋼日產量屢創新高。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3月,中國粗鋼日均產量達227.9萬噸,較1至2月大增12.9%,接近2014年6月230.97萬噸的歷史高值;4月中國粗鋼日均產量繼續增長,達到231.4萬噸,超越了2014年6月的歷史高點。

事實上,在上述《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中,“嚴禁新增產能”同樣被提及。

“大家都心存僥幸,希望別人能去產能,自己留下來等待價格回升?!毙旌椴耪J為,堅持市場化導向以及職能部門強化去產能政策的落實,是當下尤為重要的環節。

而上述接近監管層的人士也表示:“去產能是國家長期的需要,但增產能似乎又是地方和國企眼前的共同需要?!?/p>

新政策動向是,近日,鋼鐵生產大省河北省政府發表聲明,明確要求全省要堅決禁止違規新建鋼鐵產能和已封停鋼鐵設備復產,對違規新建鋼鐵項目或封停鋼鐵設備復產所在地黨政一把手將采取先免職,再進一步調查處理等懲罰措施。此外,還要求各級各有關部門不得以任何理由允許化解過剩產能封停鋼鐵設備復產,并要求各級政府立即組織力量對所屬鋼鐵企業進行全面排查,建立完善化解鋼鐵過剩產能臺賬,嚴格實行監控責任制。地方政府能否真正將去產能政策落地,還有待觀察。

  

網站首頁 產品中心 關于我們 客戶案例 活動資訊 資質榮譽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18937276688 0372-5052668 李經理
地址:安陽市龍泉鎮孟家莊
版權所有:安陽華鑫冶金耐材有限公司

環保設備

微信掃一掃

无人区卡一卡二卡三乱码入口_人c交zzz0oozzzooo_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